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老家在江西省贛州市尋烏縣菖蒲鄉的陳先生,最近想給政策內生育的兒子落戶,但是卻被菖蒲鄉派出所及計劃生育辦要求做結扎手術”。昨晚,尋烏縣委宣傳部向中國之聲發來答覆函,表示相關部門已組成調查組,經過核實,相關單位確實存在違規行為,對報道中提到的問題,將立刻整改。(6月17日中國廣播網)
  落戶與上環證、結扎證掛鉤,雖然聽起來有點奇葩,但現實生活中,類似的“捆綁執法”卻屢見不鮮。據媒體報道,在貴州、廣東等地,都出台過類似的政策,甚至釀成悲劇。比如,今年3月,貴州興義農民王光榮,就因“超生罰款”與入學掛鉤,無法忍受孩子失學,而割腕自殺。
  地方政府之所以熱衷於搞“落戶與結扎掛鉤”等捆綁執法,就是因為這些土政策,對遏制超生最直接、最有效。試想,孩子上戶口時,就把父母給結扎了,將來怎麼可能超生?但不容忽視的問題是,“落戶與結扎掛鉤”不僅於法無據,更可能對群眾造成附加傷害。倘若,孩子父母沒有再生育的願望,卻強行把人家逼上手術台,豈不造成精神、肉體雙受傷害麽?
  雖然在部分地方,“建設法治政府”是逢會必說的口頭禪。但在實際工作中,卻常常為了短期效應、眼前利益,而無視教育權、生存權等最基本的人權,強行搞出一些奇葩的“土政策”。事實上,這些土政策、土審批,都是權力沒有“上環”的產物。想想看,倘若,給權力戴上緊箍咒,地方政府能夠乾出“用違法懲處違法”的荒唐事麽?
  當前,中央政府正在推進新一輪簡政放權。然而,在審批權大量下放、取消的情況下,地方政府卻憑空臆造一些土審批、土政策,無疑是在開簡政放權的倒車。因此,尋烏縣雖然已經開始整改,但“落戶與結扎掛鉤”事件,不能到此為止。有關方面,應該舉一反三,查一查到底多少土政策還在“無證駕駛”。只有把這些土審批,背後暗藏的越位權力統統“上環”,簡政放權才能真的落地。否則,對群眾來說,簡政放權永遠是“只聽樓梯響,不見人下來”的傳說。
  文/薛家明  (原標題:落戶與結扎掛鉤緣於權力沒“上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e31ieyksy 的頭像
ie31ieyksy

英國遊學-自助家遊學網

ie31ieyks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