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下為鷹巢直美近照。背景圖為支持憲法第九條的日本民眾在示威
  37歲的鷹巢直美是日本神奈川縣座間市的一位家庭主婦,有一個7歲的女兒和一個1歲半的兒子。看到可愛的孩子,她常常想起萬一日本再出現戰爭,孩子們就要受苦了。就是這種朴素的立場,讓她積極呼籲把規定放棄戰爭權的日本憲法第九條推薦為諾貝爾和平獎(下文稱諾獎)。她說:“如果能把每個人的聲音都聚集在一起,世界將會發生改變。”
  鷹巢直美青年時期,對社會問題不太關心。高中畢業後,她去澳大利亞的塔斯馬尼亞大學留學,在那裡接觸到各國難民,他們因戰火、暴力等問題而身心受到創傷,這讓她直觀地感受到戰爭的可怕。有一位來自蘇丹的難民,小學時父母遭殺害,他長大後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準確年齡。鷹巢直美說:“這一刻我領悟到,憲法第九條是多麼可貴,它保護了戰後幾代人沒有被卷入戰爭。”
  安倍晉三當了首相後,成天琢磨著徹底改變日本“專守防衛”的安保政策。鷹巢直美很生氣,卻不知能做些什麼。後來,她聽說了1991年美國一位大學教授曾推薦日本憲法第九條獲諾獎,雖然此事沒有成功,卻啟發了她:“我可以把這事繼續做下去。”2013年1月,鷹巢直美在網上發起了爭取諾獎提名的簽名活動,並將簽名發給諾獎委員會。然而,該委員會在回信中說,諾獎只授予個人或者團體,“像憲法這種抽象的事物無法成為候選對象”。鷹巢直美沒有放棄。她突然想到,擁有憲法第九條的是日本國民,可以把日本國民作為候選人提出。她說:“日本因憲法第九條,在過去近70年沒有過戰爭。如果被推薦為候選人能讓廣大日本國民思考和平,那就具有非常重大的意義。”她向支持和平憲法的市民團體九條會做了報告,得到廣泛支持,成立了一個爭取諾獎提名的實施委員會。伊拉斯謨和平研究所所長岩村義雄說,必須支持這位家庭主婦,要把憲法第九條留給子子孫孫。
  今年2月1日,鷹巢直美把一份有43位推薦人的推薦信連同24887人的簽名一起寄到諾獎委員會,同時繼續在網站上募集贊同者。截至6月29日,已有45846人簽名贊成。鷹巢直美的目標是100萬支持者。家住京都的61歲家庭主婦汐崎啟子說,從來沒像今年這樣在不安中迎來5月3日的憲法紀念日,但也從來沒像今天這樣充實過。不安是因為安倍政權試圖通過修憲來解禁集體自衛權,充實來自於能參與到反對修憲運動之中。她參加了當日的募集簽名活動,10人一小時募集到556人的簽名。
  到4月9日,諾獎委員會正式將憲法第九條列入候選名單。聽到這個消息,80歲的星野恆雄非常激動。他在戰亂中度過童年,小學六年級時才迎來和平生活。他說,生命因戰爭被摧毀是件非常殘酷的事,自己骨子裡對戰爭充滿厭倦。憲法第九條成為候選是第一步,即便今年無法獲獎,也要繼續努力。只要這樣的活動堅持下去,就會對試圖修憲的人造成壓力。在4月19日一個記者會上,鷹巢直美被問及“如果憲法第九條獲獎,希望誰去參加頒獎儀式”,她說:“非常希望作為日本代表的安倍晉三首相能夠去參加頒獎典禮。”當然,她也更希望此事對安倍能有所觸動。
  日本憲法專家、國際基督教大學名譽教授笹川紀勝在接受環球人物雜誌記者採訪時表示,日本憲法第九條為和平作出了很多貢獻。沒有比在和平狀態下生活更讓人感到高興的事,誰都不願讓自己的生命因戰爭而喪失。他說:“我已是個老人,兒女年齡也大了,應該不會參加戰爭了。但孫輩們卻可能會面臨著不得不參加戰爭的局面。為了阻止孫輩們參與戰爭,我將在所不辭。”日本專修大學法學部教授內藤光博告訴環球人物雜誌記者,憲法第九條能成為諾獎候選,與日本當前現實政治情況有關。日本民眾對安倍政權的超保守主義政策和軍事擴張路線抱有非常大的危機感與不信任感。憲法第九條對阻止二戰後日本政府的軍事擴張起了重要作用,在這個意義上說,把諾獎頒給支持它的日本民眾,是有一定價值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e31ieyksy 的頭像
ie31ieyksy

英國遊學-自助家遊學網

ie31ieyks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